[黑籃][紫氷]Poisson d’Avril

  • 2014年愚人節賀(?)文

 

「室仔今天搞什麼…都快遲到了說。」頂著睡亂的頭髮,紫原嘴裡咬著美味棒手中扯著領帶大步走著,不過前往的並不是教室方向,而是氷室與劉的房間。

平時都是氷室早一步來叫醒自己,在半睡半醒之間任人擺布著,頭髮跟領帶就會像施了魔法一樣整齊清爽,最喜歡氷室的手指滑過髮間的紫原此刻看來心情十分的不好。來到熟知的房間前,一聲招呼都沒打的推開通常沒有上鎖的門,映入眼簾的景象讓紫原有些意外,「劉仔跟……福仔?這麼早是怎麼了?室仔?!」福井坐在氷室的床沿,劉則是在床邊的地上,而自己最在意的氷室仍然橫躺在床上,原本閉著的眼睛緩緩睜開,「敦……」

「室仔感冒了嗎?真是的--這種事要早點告訴我啊!」與氷室同寢室的劉就算了,居然連福井都比自己先掌握氷室的情況讓紫原更加煩躁,有些著急的靠近氷室,無視學長的抗議將福井一手拉開,把最靠近氷室的位置空了出來,正要坐下時劉猛然起身擋住了紫原,「敦,不可以阿魯。」

「哈啊啊?劉仔捏爆你喔……你們才都應該滾開啦!」紫原與冰室交往中這件事陽泉的先發陣容與雅子教練都是知情的,自己的戀人身體有狀況,外人哪有插手的空間啊?以赤仔的話來說這種時候來阻擋的即使是父母都不可原諒!

「就因為是你才不准靠近阿魯!」劉眼神一沉張開雙手擺出防禦架勢,這時氷室從床上抬起上半身。

「劉,沒關係……唔呃!」話還沒說完氷室突然一手摀住嘴,腹部的痙孿反射動作明顯是嘔吐感所引起的,氷室臉色蒼白的前屈身體,稍微平復之後有些苦悶的喘著氣。

「室仔還好吧……是胃痛?腸胃炎?要看醫生嗎?」看見氷室的狀況紫原用力推開劉,一屁股坐到氷室身邊握緊自己心愛戀人的手。

「不……我沒事,抱歉今天沒去叫醒你……敦先去上課吧。」少了平時霸氣的眼神瞥向一旁,紫原直覺氷室對自己隱瞞了些什麼。

「你在說什麼啦!室仔都這個樣子了我才不管什麼上課!」

站在紫原身旁的福井聞言一個手刀落在紫原腦門,「你這混帳,氷室會變成這樣都是你的錯喔。」

「哈啊?什麼意思?我做了什麼啊?」

「當然就是你做了『什麼』阿魯,給我好好聽著……」劉眉間緊蹙得糾結成一團,「唉,我說不出口,健介さん……麻煩你了阿魯。

「呿,沒用的傢伙。」福井扁了扁嘴,「喂小屁孩,耳朵給我掏空點聽好哩,氷室啊,他是懷孕了。」

「……?哈啊啊啊?!怎麼可能啊!我們明明都是男生不是嗎!怎麼可能會懷孕啊?!

「敦……你有所不知阿魯,我們中國的醫學書早就有記載,有些人天生比較特殊,男性也是可能懷孕的。這話題可能比較……隱私,你自己想想看有沒有這些徵兆。」劉一本正經,「譬如說時常有無法克制欲望的時候,對方的身體意外的不抗拒自己的進入,而且十分敏感反應也很好……之類的?」

「劉!」氷室咬著下唇狠瞪了劉一眼,劉也就不再多說。

「唔……」雖然還是對這顛覆現有健康教育知識的說法感到懷疑,不過劉所說的每一項其實都……符合自己與氷室的狀況。

「你仔細想想阿魯,動物的身體沒有目的是不會在進化過程中保留這些反應的,不具有生殖需求的話這些機能早就該被淘汰,但是卻仍然保留在某些人的身體上,這明顯都是為了要促進交配啊以求繁殖阿魯。」劉異常冷靜的吐出一大段理論,最後再補上一句,「我們中國幾千年的醫學知識可是比你們想像的還進步阿魯。」

「不……會吧?」紫原開始有些動搖,這時氷室將手覆上紫原的手背

「敦,你別聽他們胡扯,不是那樣的,我只是單純反胃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

紫原有些發怔的盯著氷室,看見對方垂下的眼尾和扇動的眼睫,嘴角勾出十分勉強的笑意時心中100%確認氷室一定在說謊,「室仔……」

「你們都不要胡鬧了,都去上課吧。連福井學長都跟著起鬨真是莫名其妙。」

「氷室,這樣真的好嗎?」福井嘆了口氣。

「蠢貨……你如果堅持的話,我也,沒什麼好說的阿魯。」劉有些賭氣的轉過頭。

「敦,去上課吧。」氷室笑著揉了揉紫原的肩頭,「頭髮還有點亂呢。」氷室的手輕撫紫原的後腦杓時,紫原身體微微一震。

「我不要……」一手緊緊握拳,「室仔又在騙我了吧?為什麼每次都不跟我說實話。」

「敦?我真的沒有……」

「我就這麼不可靠嗎!在室仔眼裡我真的就只是一個小孩子?」紫原音量不自覺的提高,「明明為了室仔……只為了室仔,我什麼都願意做的。」

「不是那樣的,我們都還只是高中生,這不是敦的責任,我也不希望因為這樣影響到正常的生活,所以……這不是敦需要在意的事情,沒關係的。」

「不准你講的一副跟我無關的樣子!室仔真的壞毛病改不過來耶……」遇到問題都習慣獨力解決,即使找不到滿意的答案也會自我說服然後在心底結案。說好聽點是堅強自主,但實際上只代表氷室並不信賴他人而已。「你不要太自以為是了,室仔明明很多地方只是個頑固的笨蛋而已……」紫原掏出手機,「無論如何我先聯絡家裡,雖然還沒到法定年齡不過室仔只能跟我結婚了吧。」

「那個,敦……等等!」氷室死命抓住了紫原撥號中的手,

「不管室仔怎麼阻止我都沒用啦。」

「真是的……福井學長,劉!你們這樣應該高興了吧?該適可而止了。」氷室看向紫原身後的劉與福井,紫原也跟著氷室的眼神轉頭,發現兩人已經抱著肚子忍笑到了極限。

「噗哈哈哈哈……不愧是氷室,橋段還有起承轉合……根本名演技!」

「可惜沒有錄影不然真的是永久保存版阿魯!」

「你們……」紫原有些困惑的皺了皺眉。

「敦,正好……你看看手機上今天的日期。」氷室指了指紫原手上的電子螢幕:

0401

「啊。」恍然大悟的紫原先是愣了幾秒,因為羞恥與憤怒漲紅了臉,紫原動作僵硬的站起身向後退開,

敦?真的很抱歉,我……

「被騙了……」紫原喃喃念著,「福仔跟劉仔就算了……室仔也好過分,我可是真的很擔心耶!」超過兩百公分的巨體敏捷非常的轉身,「最討厭你們了啦!!」扔下這句話,紫原用力甩門逃離了現場,留下房內的三人互相對視。

「嘖嘖,抱歉啊氷室,好像還是有點過頭,這下你們又要吵架了吧。」

Never mind……這種程度的話只要我先道歉應該都還不難解決,畢竟我同意了學長的提議,也就等於是共犯者。」

「那小子沒發現你是真的不舒服,而且確實是他的錯吧?這種程度的惡作劇對敦來說剛好而已阿魯。」發著低燒的氷室身體狀況確實不太好,最有可能的原因大概也是昨天晚上事後處理沒作完全。

「唔嗯,不過其實敦並沒有惡意啊。」

「唉呀,氷室果然還是太寵敦了阿魯。」

「喂,劉。我們三年級本來到了這時候就已經沒啥正課,然後氷室已經打電話去請假了吧?所以這裡剩你沒有翹課理由!快去上課!」

「是是是--都不通融一下的,健介さん學習一下氷室吧對敦的態度阿魯

囉嗦欸!

等到房裡剩下兩人,福井拍了拍氷室的頭,「吶,你剛才說的話有一半不是演技吧?當然這是氷室一直以來的壞習慣,不過別太鑽牛角尖啊。」

「福井學長……」不愧是陽泉的司令塔,洞察力果然不可小覷。「學長不會覺得不安嗎?譬如因為選擇跟自己交往而影響到對方選擇正常生活方式的權利……之類的。」

「我說氷室啊……換個角度想吧,你會覺得自己有因為做了這個選擇受到什麼損害而後悔嗎?」看見氷室搖搖頭,福井接著開口,「這就對啦,對方的想法應該也相去不遠。你啊,學著多依賴別人一點吧,雖然擇善固執也不是件壞事,但老是一個人暴走的話身邊人都會擔心的。」

「感謝學長教導。」氷室臉上浮現苦笑。

「唔哇,不知道為啥這態度讓人有點火大。你先休息吧,我們這些快畢業的三年級都被學校流放所以上午沒課,有事聯絡啊。」

「福井學長……謝謝你。」

***

「唷--小屁孩一個人阿魯?」走上午休時間的校舍屋頂,劉輕易的就找到自己的目標,紫原靠在比自己身體矮上一大截的圍欄邊啃著零食,全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場。

「劉仔煩死了……不要靠近我啦。」連轉頭看對方一眼都懶,紫原有氣無力的說道。

「唉呀,還生氣啊?今天早上的事真的很抱歉阿魯,日本人真是假正經啊,中國笑話跟美國笑話都不通用嗎?」嘴上雖然表示歉意,劉似有若無的輕佻笑意讓紫原又皺了皺眉,「我真的很誠心喔,所以才會來這裡提點提點你。」

「到底要幹嘛啦……」

「氷室早上請假阿魯,是說你真的沒發現?他早上並不是裝病阿魯。而且大概是因為某個人做什麼事情的時候不知節制的後果。」

「咦?」紫原露出困惑的神情,顯然並沒有頭緒。

「哇,看這個臉就知道完蛋啦……氷室的假動作居然連日常生活都通用真是可怕阿魯。」劉嘴角抽動了幾下,「而且他真的對你太寬容啦,在造成實質傷害前早該先踢你下床吧?講正經的你給我小心點啊!好歹那是我們社團的王牌阿魯。」

「唔……」紫原扶著圍欄蹲下身,覺得自己比早上更無地自容,「室仔……」

「喂喂!現在可不是消沉的時候」劉踢了踢紫原的屁股,「所以你完全不知道他還一個人在宿舍沒吃午餐吧?為了某個遲鈍又彆扭的小屁孩福井さん已經先一步問過氷室啦,我剛才也把東西都買了,剩下的事情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劉在紫原面前晃了晃手中的購物袋,「還不快去?」

「劉仔……那個,」接過購物袋,紫原有些欲言又止,「謝謝。」

聽見紫原道謝的劉有些錯愕,還來不及出聲調侃就又只能目送紫原離去的背影,「還真是閒不下來的傢伙啊。」

***

「室仔──」紫原難得先敲過門,確認房間的主人說了請進才步入房內,看見氷室才從床上坐起,紫原向前一撲抱住了氷室。

「對不起啦……」

「早上的事情?我說過我也有錯,敦不用在意。」

「不只是那個,」紫原的手往下摩娑氷室的腰部。

「嗯?啊……身體狀況的話,沒有阻止你我也有責任,敦同樣不用在意的。」

「室仔老是這樣,」紫原垂下頭靠在氷室後肩,「不行的時候要告訴我啦,我也不想做會傷害室仔的事情。」

氷室低聲笑了起來「我一向是這麼做的啊?敦應該,沒有忘記吧。」

「呃……嗯。」氷室雖然在日常小事上對自己非常寬容,不過一牽涉到特定事項又頑固的讓人咋舌,紫原確實也因此挨了不少拳頭。

「所以我沒阻止的就代表不討厭,至少會是因為敦所以我能容許你做的事情。」

讓氷室的手指順著自己的頭髮,紫原閉上眼發出安心的低哼。說真的若是以最下流的角度思考,這個自尊心高到讓人退避三舍的男人居然肯在自己的面前張開雙腿,正因為那是自己被愛著的證明,所以有時才會無法自制吧。紫原將全部體重交給比自己小了一圈的冰室,順勢將對方壓回床上。

「喂……」

「我什麼都不會做啦。」鼻尖湊近面前的鎖骨輕輕磨蹭,紫原一如預告只是抱著氷室。

「很重。」氷室嘴角微微揚起,接著緩緩沉下,「吶,敦。我是真的沒辦法生小孩的。」

「哈啊啊?我知道啦!幹嘛突然沒頭沒腦的又提這件事,我又不是笨蛋。」紫原撐起上半身瞪了氷室一眼。

「所以,」氷室抬起手輕撫紫原的臉頰,「即使敦說想要自己的孩子,我也什麼都做不到。」

像紫原這樣擁有天賦之才的人,應該有將血脈繼續留在世上的責任義務,但自己的存在明顯就是一個障礙。這樣的我不但扼殺了你的可能性,還會成為這整個世界的敵人不是嗎。

「哈啊?我又不在意。」紫原嘆了口氣,「室仔又在想什麼麻煩的事情了吧。」

「沒什麼……只是如果有一天敦真的有這樣的想法,記得不需要顧慮我。」

「吼--果然又是這種莫名其妙的煩惱。」紫原握住氷室的手臂往自己方向拉近,接著吻上氷室的雙唇,舌頭沿著唇間的縫隙滑過,在氷室放鬆齒列咬合的瞬間侵入口腔,彼此的舌尖短暫交纏,紫原轉而攻向口內的黏膜,用舌面摩擦氷室的上顎,直到氷室扭動身體輕敲自己肩頭表示抗議才放開。

「呼……嗯,敦!話還沒有說完……」眼角泛紅的氷室喘著氣,才剛開口又被紫原打斷。

「室仔已經講夠多了啦,應該先回答我的問題。」紫原環住氷室的力道又加重了些,「室仔喜歡我嗎?」

Sure.

「想跟我在一起嗎?」

「如果,可以的話……」冰室眼神游移著垂下頭,

「那是想還是不想啊?」紫原的話語堵住了氷室的退路,氷室把臉埋進紫原的胸口,停留片刻後點了點頭。

「這樣就足夠了吧。這些事情比贏場比賽還要容易,我的願望跟室仔是一樣的,那就一起讓願望實現就好啦。」

「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不管室仔覺得問題多複雜,對我來說都簡單的要命。」紫原直直的看進氷室的眼底,「即使室仔愛胡思亂想,自尊心強又固執,實際上遲鈍又笨拙,偶而還沒什麼常識,還是煩死人的籃球笨蛋我還是喜歡室仔,也想要待在你身邊。世界上可能沒有第二個人會讓我這麼想了……如果其他的願望跟室仔發生衝突的話,我會以室仔為優先。」

「敦……」氷室一時語塞,只能靜靜回應紫原的注視。

「現實什麼的我才不管,如果那些會成為跟室仔在一起的阻礙,我就全部清除掉,如此而已。」

彼此的視線都沒有移開,數秒的沉默之後氷室笑了起來。

「真傷腦筋……敦比我想像中可靠太多了。」

「所以說室仔太遲鈍囉…現在才發現嗎?」紫原揚起一邊的嘴角,「如果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就不要擅自做決定,也要聽聽我的意見啊。」

「嗯,我會那麼做的,偶爾依賴敦……也可以嗎?」

「室仔就盡量對我撒嬌啦,我也會很高興的。」

「這應該不是愚人節的玩笑話吧?突然有點害怕……」

「怎麼可能啦!笨蛋室仔!!」對氷室破壞氣氛的才能趕到目瞪口呆,鼓起臉頰的紫原像是要將氷室揉進體內般緊緊鎖在懷中,「答應我的事情,室仔也不能再騙我了喔。以後如果又一個人橫衝直撞我可是會生氣的。」

You have my word, my dear.」放鬆身體將一切交給紫原,氷室笑著閉上眼,我果然是四月的魚吧。」只要你垂下釣餌,我就義無反顧的上勾。

據說在法國,愚人節並不是單純的惡作劇,而是在別人的身上貼上五顏六色的紙魚,帶著這些標記走在路上的景象應該有如丑角娛樂大眾的遊行吧。我們目前為止的人生之中是否也被貼上了許多嘲諷的標籤?沒有才能,無謂的努力,凡人的延長線,連談的戀愛都不符合社會一般常識,這些傻子的印記今後想必還會繼續增加,就算在他人眼中自己多麼可笑,只要有你的認同,對我而言這些烙印都將成為足以自傲的勳章。

「什麼魚?室仔肚子餓了嗎?」紫原側著頭,並沒有捕捉到氷室話語的真意。

而在這充斥謊言的節日中立下的承諾往後將被長久堅守,是此刻的兩人都始料未及的意外驚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