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月岡紬] 聚光燈與手術刀

  • 好幾周前為了A3!60分的題目「台上台下」立的大綱一直沒收尾直到現在…
  • 某程度上或許有些不好懂但…基本上就是紬的無台詞五分自傳劇(哲學),台下的觀眾開放給大家帶入任何角色w

 

繼續閱讀

廣告

[CWT48]万紬小說新刊 LE CAFE DOIT ÊTRE[更新再錄通販資訊]

cover_sample_full

 

【刊物資訊】

【TITLE】LE CAFE DOIT ÊTRE
【原作/CP】A3! 万紬
【規格】A5右翻 / 預計含特典番外2.2w字左右 / R18
【價格】180
【首發】CWT48 @ M53(兩日)
【試閱】 ②(R18)
單行版本(頒布結束)
再錄版本(通販中)

[A3!][万紬] LE CAFE DOIT ÊTRE [CWT48新刊試閱①]

  • 預計CWT48首發万紬小說新刊,兩天都會在M53!
  • 承接 既刊 的設定與時間軸,但實際上只要掌握兩人最初是從一次身體關係開始,經過波折後正式交往大致上就能單獨閱讀(欸)建議至少可以看一下既刊試閱的部分應該也能增進理解!
  • 本文構成上比較接近四篇短篇連作,本篇試閱為第一篇的全文。印調結束前會在更新第二與第三篇的拔粹。另外其實題材上剛好也可以做為點題箱中點文的回應XD 感謝點題!
  • 請協助填寫 印調表單 大感謝!

 

Le Cafe Doit Être:Noir comme le diable

 

令人聯想到溫室的玻璃屋隔絕了冬日的寒風卻保留了撒入室內的暖陽,刻意去除稜角的圓弧構造讓透明玻璃的無機質性格得以和四周妝點的綠意更加協調。與不容許任何贅飾的透明牆面搭配的桌椅也和一般店家不同思考方向,在開放感十足的挑高空間裡各自占據一方的沙發與茶几沒有任何一組形狀與設計相同,只有柔和的自然色調與簡潔但具設計感的線條巧妙地讓家具們擁有了共通的性格不至互相衝突,當然符合人體曲線的椅背和扶手弧度也是必須滿足的要件。學著平常總是坐在自己對面的紬晃動身體的方式確認座椅舒適度後万里將重心放入椅背自顧自的點了點頭。但以上全部都還只是事前審閱,通過後接下來終於可以進入由自己主管的複檢程序。

「這是您的熱咖啡。」

看來厚實非常的陶瓷馬克杯首先降落在桌面,隨之跟上的是白瓷的小壺。一聲柔軟的「請慢用」後店員就安靜地離開,而万里先捏起了裝著金黃色液體的小壺端詳,有些不符餐桌禮儀的伸出了小指輕點有些稠度的微溫表面再將指尖擺上微微伸出的舌,順時擴散開來的是溫和的甘甜。

「哼嗯--果然就是這點特別優秀啊。」在這間店裡不需要爭論究竟白糖還是咖啡糖適合加入咖啡,特別熬製的糖漿正好就是白糖與咖啡糖各半的比例,最後還加入了些許特選的蜂蜜讓整體甜味的層次更加豐富,店家對於細節,特別是在糖上面的堅持可說正好擊中了万里的好球帶。

並不急著往咖啡中加糖,万里握牢把手提起稍嫌沉了些的馬克杯,這不尋常的重量不只來自加厚的杯身,明顯高上不少的杯底也是另一主因,但這都是為了不讓其中的液體直接接觸冰冷的空氣與桌面,用來減緩失溫速度的必要措施。杯底加高的地方上了象徵大地的棕色,地面冒出的藤蔓順著把手纏繞,最後在杯緣開出了各色花朵,這樣的設計應該也跟這咖啡均衡的美味同樣能抓住那人的心吧。

「這樣就沒問題了,離集合時間還有……」確認LIME沒有任何未讀聯絡的同時看了眼時間,為了確保面對公園綠地視野最好的窗邊位置,万里從營業一開始就進店入座,就算對店家品質又做了一輪評價更新卻還是餘下了足以悠閒喝一杯咖啡的時間。順手點開遊戲消耗累積的體力,從機械性簡單操作中分離的思緒自然就飄向了不久後即將赴約的那人身上。

在公演的空檔期間接了客演委託的紬,近來除了滿開團內例行的練習外大部分的時間都投入了客演劇團方面的練習,一月有餘的緊湊行程終於在昨天的千秋樂公演宣告結束,之後紬留在對方劇團參加了慶功宴過了一夜,今早接受地方藝文雜誌的採訪後就會直接來與自己見面。昨天的千秋樂万里也和監督一起出席,此刻正好有滿心的感想等不及想與紬討論。為了共享只屬於兩人的時間精心挑選了最佳的舞台,甚至連今天的服裝都配合明亮的空間選了白色的基調,万里對自己的演出當然有滴水不漏的自信,最後的工作只剩下壓抑心中的雀躍等待另一個主演到來。

不久前的自己是絕對不可能為了誰甘願將寶貴的時間虛擲在「等待」這毫無生產性的行為上,但此刻對這接近一百八十度的想法轉變万里也並不那麼感到驚訝。說穿了不過就是至今的人生中第一次出現了即便耗費自己生命中的分秒作為交換也值得的人物,如此簡單的道理而已。

「喔,來了來了。」約定時間七分前,瞥見熟悉的人影從對街公園前的地鐵出口現身,自恃還有些餘裕的漫步在通過斑馬線辨認出窗戶另一側的万里後戛然靜止,視線對上的數秒間万里也不會白白浪費,「紬さん!」笑著抬起手,嘴型變換出的四個音節雖然無聲也確實達到了喚醒對方的目的,紬再次邁開的步伐轉為有些笨拙的小跑步,「啊!」起身為自己的戀人一個差點絆倒的重心不穩捏了把冷汗,直到看見對方推開店門万里才放下了心。

「今天也很冷呢……」進入有暖氣的室內對抗寒風的裝備自然就暫時失去作用,取下在頸上繞了好幾圈的長圍巾隨手放在桌邊,紬眼角餘光看見了万里已經見底的馬克杯。「抱歉,万里くん該不會等很久了?」

「是我自己早到,天冷咖啡也喝得比較快而已啦。」沒事先請店員收走空杯的粗心失誤自然逃不過紬的法眼,讓這些許的蛛絲馬跡暴露了万里精心的布局。「紬さん客演辛苦了。昨天的千秋樂很精采……哈啊?!」懊悔雖無濟於事,但万里壓根沒料到最優先想要傳達的慰勞與讚美也出師未捷。在眼前的紬解開卡其色大衣的所有鈕扣,拉開兩側衣襟時,未及出口的演劇話題硬是變成拔高的驚愕。

「怎,怎麼了……?」万里唐突的反應讓紬手上動作也一時凍結,但已進入地心引力控制的大衣還是從身上滑落,裡頭本日紬真正的服裝也就是造成万里失態的罪魁禍首。

「紬さん,這套西裝……」將脫終於下的大衣掛上椅背,紬準備就座時卻被万里朝著腰側伸出的手阻攔。略帶厚度的筆挺布面讓對方的輕撫勉強不至於觸動身體怕癢的開關,但也讓紬變得有些進退兩難。

「啊啊,因為對方劇團要求接受採訪的時候全體演員統一要穿深色服裝,想說正式點比較保險,於是左思右想也就只有這套了 。」在冬組第三回公演時為了協助丞抓住劇中角色形象,由幸與一成聯手操刀幫想要演上班族題材街頭即興劇的紬與丞準備的西裝在意外的機會中派上了用場。「先前與幸ちゃん提起了這件事,他連襯衫都幫我重新準備了呢。」不同於黑色西裝常用的基本淺色搭配與領帶選擇,幸幫紬選定的是深灰色立領襯衫與銀色的繩結式領帶,讓整體色調雖沉穩卻不會過於嚴肅,也更加凸顯了剪裁的合身。

「採訪有拍照嗎?」

「嗯,團體跟個人都有拍喔。」

「這下完蛋了……」聞言万里刻意誇大的趴倒在桌上兩手抱頭,對有如即興劇的動作紬也順勢反應,坐下的同時伸手輕撫對方還露出來的頭頂。

「果然西裝還是很不適合我嗎,之前万里くん也說過要我少穿這套衣服出門……真傷腦筋,希望別因為這樣給對方劇團帶來什麼困擾。」

「我不是那個意思。」聽見紬的自我評價又朝著與自己完全相反的方向急駛而去,万里立刻出聲解釋。「幸的手藝跟一成的眼光當然不會出錯,正因為太適合紬さん,才更不想讓紬さん的魅力在更多人面前曝光啊……」有些鬧彆扭的語調雖顯得孩子氣,但万里已從經驗中學習到這樣的態度反而對紬特別有效。

「咦……?」紬睜大的雙眼眨了幾次像是計算沉默時間的單位,接著有些困窘的移開視線。「万,万里くん,我想應該,不用擔心這種事啦。」

「紬さん雖然對他人洞察力很敏銳,對自己卻什麼方面都很遲鈍,所以才讓人無法放下不管……」

「唔唔……對不起?一直以來都讓万里くん擔心了。」

「你這人真是……老在這時間點道歉真的很狡猾耶。」看著慣性微微側頭露出苦笑的紬,万里也只能嘆口氣,向著對方推出菜單。「點些什麼嗎?」

「嗯,已經決定好了。」紬朝著櫃檯方向舉起手,從進店以來就看著自己與万里動靜遲遲抓不到接近時機的店員終於鬆了口氣走近桌邊。紬毫不猶豫的點了熱咖啡與檸檬磅蛋糕,而万里也追加了第二杯熱咖啡。

「昨天的舞台該怎麼說……就算過了一晚還是讓人心底殘留著消化不完的想法,是我們劇團完全沒詮釋過的風格啊。」這次邀請紬參與客演的劇團向來以時事諷刺的現代寓言為賣點,而本次的劇目以魔女裁判為主軸,劇情的內容卻會讓人聯想網路社群上越來越常見的霸凌與公審,對時常使用網路的万里而言正是容易產生共鳴的題材。「聽說對方劇團的監督是在街頭即興劇上看見紬さん的演技就立刻決定要找紬さん演出這次的角色?」

「嗯,當時接到邀請初次會面討論,一聽到對方的監督說『雖然很不甘心,但我們劇團沒有能讓指尖承載那麼多表情的演員』時……我真的很高興,於是也就馬上同意接演了。」

「想不到除了我們監督以外其他劇團的監督也這麼會搭訕……真是一點都不能大意啊。」

「實際上我幾乎也只出了一根手指就是。」紬笑著伸出了食指往前比劃,而這正是在昨天演目中佔有關鍵地位的動作。紬所扮演的是天生就失去五感也不會言語,卻被掌握地方實權的神殿塑造成魔女審判者的角色,穿上一身樸素的深紅長袍,常時被純白的絲帶綑綁在殿堂高處的白銀座椅上,只有右手的食指戴著極盡華美鑲滿金銀寶飾的尖長指套,而被那手指點中的人都只有被蜂擁而上的獄吏處刑的下場。

「確實紬さん沒有任何一句台詞……除了最後的最後時的那個『聲音』以外。」在整齣劇中屬於紬的「台詞」僅有終盤時當神殿被民兵攻陷,領導群眾的英雄成為了人民眼中新的「審判者」。在英雄將手指比向紬的角色,眾人一齊上前放火時紬發出的淒厲絕叫。「那一聲實在太令人毛骨悚然……我都反射動作想衝上去救人了。」

「啊哈哈……能讓万里くん有這樣的感想表示我的努力有所回報囉,當時在思考如何表現時也苦惱了很久呢。」脫去盔甲卻還帶著幾分無慈悲的手指正舉起銀色的小叉對著剛上桌的檸檬蛋糕下手,表面原本滑順閃耀的雪白糖霜像是湖面剛結成的薄冰般毫無抵抗力的被鑿開無法修補的裂痕。「畢竟是不會說話角色,那聲悲鳴是他一生中最初與最終經口表達的自我意識,總覺得不能以一般人類的方式來揣摩。」

「確實有道理……所以是找不會說人話的動物做範例嗎?」

「嗯,這答案有七十五分吧,万里くん。」

「這麼低?!請您詳細解題啊月岡老師。」

「我確實是以動物為模範,但平時會吠叫的動物其實就和會說話的我們相似,所以我找到的是『平時不會叫』的動物。」輕啜一口咖啡,紬繼續未完的說明,「在找資料時偶然發現,兔子們平時並沒有一般定義的叫聲,但在受到巨大的痛苦時會發出像是擠壓肺部讓所有空氣瞬間全衝出氣管的尖叫,剛好至くん幫忙在網路上找到影片,聽過之後就覺得他們就是我這次的老師了。」

「為什麼是找至さん幫忙啊……」不管是角色或演技的切磋或是搜尋參考資料自己明明都能夠勝任,但万里也沒有過於深陷這不合時宜的嫉妒,「這解題聽來確實十分合理,甘拜下風。」

「ふふ……因為万里くん一開始就說想來看公演,這關於角色演出的重點如果先洩漏就不有趣了啊。」紬上揚的嘴角顯然帶了點惡作劇的意味。

「哈啊,不過紬さん果然還是很不簡單呢,我也得學著再將角色想的深一點才是。」

「畢竟我也沒有白白多活這七年囉。」

「紬さん……」万里蹙起眉間將視線投向紬,而對方也刻意不閃避。紬明知万里並不喜歡被提醒彼此間難以拉近的差距,這樣的發言明顯是通往某個未知目的的潛意識牽引。不幸的是万里並無法猜透紬心底的策略,連直率表達的不滿都被一如往常的微笑搪塞。「你以後還是,別穿深色衣服吧。」轉換話題的口氣生硬到自己都心底直發笑,但此刻万里能善用的反擊手段實在屈指可數。

「啊……果然還是不適合?」

「太色情了。」看準紬正要吞下蛋糕的瞬間發動攻勢,万里成功的讓檸檬蛋糕的酸味在對方喉頭化為小型的爆彈引發一陣輕咳。

「万,万里くん……!」

「身為戀人的我應該有對這點提出抗議的權力吧。」對連忙大口喝水的紬帶著責難的視線甘之如飴,万里露出了宣告回合勝利的笑,就算心裡明知自己最終仍然敵不過眼前的人。

拉近上桌以來還沒動過的咖啡杯,慶幸在店家的細心下內容物仍然保持著適溫。就算成為了戀人,紬還是一如這杯散放香氣的黑色液體般誘人卻看不穿。滴落的金色糖漿一瞬就被吸入杯中消失無形。拿起茶匙攪動時出現的漩渦中心深不見底的吸納了自己向著紬所投放的情感、色彩、聲音、氣味和其他種種一切之後,卻仍能保持原初的神祕甚至更為豐潤。反而是被強行混入過多愛情的自己每天都被迫發生始料未及的化學反應,承受至今人生史無前例的苦惱。

莫名的焦躁無預警襲來,万里拿起了平時鮮少使用的熱牛奶朝著漩渦中心一股腦倒下,直到咖啡被染成面目全非的乳白才悻悻然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