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綴至] ご馳走がご馳走に [ICE5新刊試閱①]

  • 預計ICE5首發綴至小說新刊,當天會在W48
  • BL小說家綴x淫魔Incubus至的超絕捏造パロ設定請特別注意XD 大致的設定輪廓在試閱①裡大概都能看的出來,另外雖然試閱①截在全年齡的段落但全文會是R18,相關場面的試閱會再釋出。
  • 請協助填寫 印調表單 調查到5/20

 

 

打從有記憶以來自己的人生就不曾歸入順遂的分類之中。即便人口眾多的家庭與相對不寬裕的環境對重視家人的皆木綴而言並非苦痛而是甜蜜的負擔,但這二十幾年間不盡如人意的劇情展開總是如影隨形。因為大學時的機緣有幸走上劇作家的道路至今,這難得的幸運雖然穩定持續著,但隨著弟弟們一個個成長與進學,為了替家中分擔學費支出綴也就不得不需要尋找額外的收入來源。

最初是輕小說,接著是言情小說,以不同筆名投稿的作品都順利取得出版機會與還算不錯的銷量,上手後在不影響本業的範圍內綴也更積極跨足不同的領域,終於連官能小說都寫過時綴已經認為自己沒什麼無法處理的題材了。但近期接到的稿件委託著實讓綴許久不見的遇上了瓶頸。

目前以愛情作為主幹的幾部小說全是綴手上作品裡最暢銷的前幾名,因此編輯建議自己可以嘗試的新題材是同性間的愛情模樣……也就是時下所謂的BL小說。自己並非熟習戀愛的類型,所以出自這支筆下的愛情故事居然如此受歡迎綴也有些驚訝,或許是腦中妄想的戀愛劇正好對上了讀者們的腦波頻率。原以為BL小說也能以同樣的方式來應對,雖然背景設定貼近現實社會不需要什麼特殊的取財,但因為編輯希望整體能夠表現出成人的色香,所以描寫性行為的場面就無可避免,而這就完全超出綴人生經驗的守備範圍外了。至今自己的交往對象毫無疑問都是女性,關於性行為自然也就只有和女性的經驗,雖然文字圖片甚至影像的資料都逐一看過,但總覺得欠缺了最關鍵的那塊拼圖。甫出版的BL處女作中的兩名主角都是有著深沉熾烈愛情的人物,但行文就算使用了最高等級的鮮明修辭,本質卻仍不慍不火,無論如何修改調整自己都未曾真心感到滿意。即便銷量不俗也接到了新作的委託,但綴卻因前作中未排解的低潮遲遲提不出能入編輯眼的題材大綱。

「哈啊……看來這次真的走投無路了嗎。」記得大學時演劇的前輩曾說過,「戲劇就是看著有真實血肉的人在台上對觀眾說謊才會有趣,以虛偽的土台做基礎的謊言只是暴露自己的膚淺。」此刻自己筆下的作品正是這陷入這樣的困境難以脫身。

「哼嗯,想說跟著煩惱的香氣來探個究竟,結果還真的發現了個不錯的食糧呢。」

耳邊唐突傳來了男聲的低語,原本抱頭陷入沉思的綴猛然抬頭瞪大雙眼,而身旁不知何時出現了環住自己的肩屈身緊貼自己的陌生男性,「你是什麼人?!……不,不對。」定睛一看,對方有著工整精緻五官和蜜糖色的頭髮,泛著水光像是要淌出酒液般醉人的玫紅雙眸,兩邊眼下各妝點兩顆星星,頭上有著彎曲的深紫對角。肩上披著的斗篷並無法完全遮掩背心凸顯的腰線、後腰中央伸出的黑色長尾與其下勻稱的雙腿,而沒有碰觸自己的另一隻手還拿著經典形狀的三叉戟,這顯然並不完全符合一般認知中「人類」的形象。「你是什麼東西……」綴一人獨居的租屋處原本就沒有其他人在,眼前從外貌到舉動都可疑到極點的存在當然是不法入侵者,「到底從哪裡進來的……不馬上離開的話我要報警了!」

「哈哈哈,你都開口問我是『什麼東西』了,還會覺得人類世界的執法人員有用處?」聽見對方的反問綴發出了代表察覺的短促母音,捕捉到綴的反應,人型的不可思議生物誇耀般地舉起身後細長帶著三角尖端的長尾左右晃蕩,將自身的重量更不客氣的壓在綴身上。「但你居然這麼輕易就承認我是非人類的存在,以人類來講已經夠值得稱讚了,省去我很多麻煩。」

「……我也還沒有完全刪去你只是個變態扮裝癖好者在萬聖節期間擅闖民宅的可能性。」

「啊--那為了讓之後的交涉容易點我還是展現一點力量吧。」翻轉手中的三叉戟朝地面一擊,一瞬爆發的雷光化為帶著麻痺效果的繩圈將綴的雙手與上半身連同椅背固定嚴實,接著整個人跨上綴的大腿,舔舔下唇投來了挑釁的視線。「如何?掙扎的時候有點難受吧,別太浪費力氣,不然很可惜啊。」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問的好。沒目的我也不會幹這種耗費體力時間的麻煩事,你可以當成神佛還是聖誕老人或誰都好,聽見了你的欲求不滿就派我來實現你的心願囉。」態度和語氣都帶著不可推翻的餘裕,長著角和尾巴的生物以怠惰的速度說明來意,「你露骨的煩惱大概幾十公里外我就聽見了,這麼濃厚強烈的欲望還真是難得一見,正好我也想找個不用每天東奔西走就能吃飽喝足睡暖的巢穴窩著,所以就來個互利共生的等價交換吧?我可以讓你得到所需的小說材料,而你就成為我的食物,在不取你性命的前提下來訂個長期契約如何?應該對你來說也是不賠本的生意吧,皆木綴。」

「呃……抱歉我完全抓不到話題的核心,而且你根本連我第一個問題都沒回答。你是什麼東西,要我當食物是物理意義上的吃掉我?那當然不可能成交啊!呃……也不知道怎麼稱呼你。」

「唉該死不小心疏忽了,簡單的說我們是專門吸取人生命能量的惡魔,正式種族名稱是淫魔Incubus……依你小說家的閱讀量與知識應該知道是怎樣的惡魔吧?而進化到現在無論對象性別我們都能取得需要的精氣,透過的就是你腦中不斷碎碎念沒有親身體驗過的那種方式。」不動聲色的發動魅惑術,同時前後晃動腰部摩擦對方的股間,一如預料綴立刻皺起眉扭動身體反抗。「至於你要怎麼叫我,如果為了契約實行方便的話就隨你喜好取名吧?那也是契約的證明方式之一,」惡魔揚起了嘴角,形成的弧度就是極上的誘惑,「可以讓我成為你的東西。」

「喂,你這……!」不熟悉的香氣鑽入鼻間,帶著挑逗本能與些許攻擊性的動物氣息確實有著毒害思考的破壞力,綴甩了甩頭試著喚起僅存的理性,希望在這非現實的現狀中找出逃生路線。這時自己的原稿文字映入眼簾,或許是自己真的已經陷入惡魔設下的狡猾圈套,一瞬閃現的想法讓勉強堅持的反對意見完全從腦內被消滅。眼前的生物有著對自己的確執和等同飢餓的欲求,那只要能確定生命安全無虞,這點犧牲或許真的值回票價,更別說這離奇無比的超展開對身為取材奴隸的小說家而言也是千載一遇的機會。

「……好,我可以跟你結下契約,但前提除了保障我的生命安全,也要保證不能妨礙到我進行寫作工作的一切身心機能與環境,否則我是不會同意的。」

「可以,就這麼說定了。」惡魔沒有任何猶豫全面答應了綴的條件,張口咬住戴著黑色短手套的指尖一扯,惡魔將浮現印記的掌心貼上綴的胸口,燒灼般的痛楚只殘留了一瞬就與紅黑色的痕跡一同消失,惡魔吐了口氣露出得逞的笑。

「哇,惡魔的契約原來這麼隨便嗎?」搔抓著剛才確實被烙上印記卻看來沒有變化的胸口,綴反而一臉訝異。

「那些繁文縟節的儀式都是為了演出效果才設計的,雖然充滿了中二感我自己也很喜歡但改變不了很麻煩的事實,平常還是效率重要吧。」惡魔迫不及待的揪住綴的胸口,「所以我該有權力要求你履行契約了吧,主人?」

「等一下!」按住對方的手,綴的眼神再次一瞥原稿,確認正好坐鎮頁首的四個字「今天開始……我就叫你至さん吧,茅ヶ崎至。」

「哼嗯,還算是個不差的名字嘛,至さん很滿意喔,綴。」

至此雙方達成了所有合意,綴頭向後仰瞪著天花板任由對方熟練的一件件剝去自己身上的衣物。只是眼前空無一物的視線居然成為自己最後看見的平和風景,此後自己的生活將掀起如何翻天覆地的波瀾,就算自認做好覺悟的綴也還無法全盤預見。

***

「你的字典裡有『客氣』這個詞存在嗎,至さん……」一踏進家門綴就忍不住長聲嘆氣。向來除了最低限度的生活用品與大量參考資料以外顯得殺風景的住處,在奇妙的同居人搬入之後美其名是增添了幾許「生活感」,但換句話說就是遭到外來勢力的全面侵略。

「嗯?人類的語言真的很麻煩,我不是很懂啦。」側躺著窩在排開原有家具強勢進駐的沙發上,至的注意力沒有一刻離開過掌中的手機。

「每次都講這種話敷衍……而且沒想到你興趣意外的很『多元』欸。」手機螢幕上聲光交錯的畫面是近來正熱門的網路遊戲,而原本綴放在起居室中的矮桌上架著三個螢幕,各自連結著不同的遊戲與電腦主機,而這也就是至消磨時間的主要手段。不僅如此,一旁地上還四處零落著壓根沒有收拾打算的零食與外送披薩空盒。若怠惰是一城之主必須的資質,這片混沌空間中快意鎮座的至儼然完美無缺的具備了無上的霸者風範。

「哈哈,多謝主人稱讚。」對綴的話中有話絲毫不以為意,至翻個身抓起了接近見底的一公升裝可樂瓶。

「實際上完全沒有稱讚你的意思就是了……」明知對方是在調侃自己,綴還是不禁吐槽。「這些東西真的是合法管道入手的吧……怎麼看都覺得很可疑。」在人類世界理所當然沒有任何收入來源的至,要能在短期間內取得大量高價設備顯然不是經由正常的手段。

「別擔心啊。」至揮揮手,「幫我付錢的人可都是滿心歡喜呢,如果連這點魅力都沒有我淫魔不就白當了?」雖說使用魅惑術以人類的道德眼光來看如同詐欺,但至少在取得物品的當下對方是出於自願,至挑選的也都是有足夠財力負擔花費的人物,加上也沒有留下任何可被追蹤的痕跡。「受害者」頂多只會認為自己酒後失憶損失了點錢財,不至於會訴諸法律。

「總覺得自己好像成為了窩藏罪犯的共犯者……」

「這麼說真是失禮,我們的「常識」原本就與人類不同,用你們的眼光否定我們的生存方式只是人類的傲慢啊。」

「……至さん該不會也對我做了什麼,才讓這歪理聽起來好像變得有點道理。」

「對綴沒那個必要吧?說服你對我也沒好處啊。」

「不管怎樣你可別給我惹麻煩吶。」

「這是當然,既然契約內容包括保證你的生命與身心安全,我就一定會做到。」

「勉強相信你……我還有工作要做,不跟你糾纏了。」

「又要徹夜?」發覺綴朝著自室移動,至一改方才的懶散迅速從沙發上坐起。

「今天的會議決定了不少作品修改的方向性,想說趁印象猶新的時候把新的大綱整理出來……應該也要幾個小時。」

「哼嗯。那告個段落的時候留點時間給我吧?」下顎擺上高度正好的沙發椅背,至伸長手拉住綴的衣角。「我超--餓的。」

「哈啊……我知道了。」就算不回頭,對方濃密的語氣和動作也足以讓綴理解這絕非是希望加訂一份披薩,而是契約履行的要求。「工作結束前你可別來搗亂啊。」

「遵命。」在綴拍開自己的手時更為刻意的用指尖畫過對方的掌心和指縫,「所以作為乖乖等待的交換,我需要這麼多消費時間的娛樂也很合理吧?」

「你這人真是……!」忍不住轉身的瞬間綴就發覺自己踏進了至惡作劇的圈套,沒好氣地瞪了對方一眼反而讓至瞇起雙眼的笑容更加妖豔,這時的上上策自然只有盡早抽身一擇。

在至揮手目送中回到自室,換下外出用的服裝,將執筆用的資料簡單做了整理,平時這如同靜心儀式的過程結束後綴總能進入專注狀態,但此刻才翻開會議中做的筆記,列在人物設定第一大項的角色名卻成為擾亂思緒的元兇。

茅ヶ崎至」的命名原本就出自綴的手筆,但這角色在作品中被賦予的形貌血肉卻從房門外的「茅ヶ崎至」進入自己生活中以後有了劇烈的變化。依照企劃預想的讀者客層,從一開始作品舞台與大方向就決定是辦公室戀情,而茅ヶ崎至是其中家世、工作能力、外在條件都無懈可擊的菁英份子,而對手角色則是一介平凡的上班族。若在一般的言情小說中可說是不敗經典套路的設定這次卻一直無法過關,直到綴提出了參考墮落化身的惡魔每天怠惰生活所做的修改才找到了活路。

雖然對淫魔的生態只有來自至的片段知識,但就綴的觀察和理解,若確保穩定食物來源的同時還能享受怠惰生活是這種族的生活目標,那至無疑可歸入菁英分子的部類。至的「進食」總是維持著固定的頻率,就至本人說法這是經過計算後不影響彼此生理機能最低限度需求,淫魔只要滿足了吸取精氣的前提就能生存無虞,並不像人類需要三餐與規律睡眠,於是至一天之中大部分時間都能毫不保留的豪擲在各種象徵人類朝向墮落進化的娛樂上。

若置換成人類社會的設定,至就像是以最高效率完成工作,賺取足以負擔理想生活水準的報酬,並且全力投注在興趣嗜好中的聰明人。只是這幾近狡獪的精明只會在關鍵時刻發揮,除此之外的時間至就像綴方才所見,以人類眼光來看是最無可救藥的蝸居廢人。

但也正是如此的反差激發了綴的靈感。雖不如影像或繪畫般直覺,但以文字為本,小說透過讀者腦內解析所產生的同樣是畫面與情節,相對也就意謂著作者執筆時腦中也需要有鮮明的原型。在將同樣的設定導入原本作中的「茅ヶ崎至」身上之後,新作品的大綱方向終於在今天塵埃落定,得以進入正式的執筆階段。以結果論而言自己與來路不明惡魔簽下的謎樣契約確實對取材有益,也切實的解決了綴所遇到的難題。

既然訂下的是契約,彼此之間就是對價關係,自己當然也該付出相應的代償作為交換。那除了做為對方的糧食之外,增加房間清掃的工作量與忍受些許居住空間的侵占也還在容許範圍吧。想不到擅於照顧他人的習慣居然會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綴苦笑著掀開筆電螢幕,開始本日的工作進度。

廣告

對「[A3!][綴至] ご馳走がご馳走に [ICE5新刊試閱①]」的一則回應

  1. 引用通告: [A3!][綴至] ご馳走がご馳走に [ICE5新刊試閱②] | Septetwing

  2. 引用通告: [ICE5]綴至小說新刊ご馳走がご馳走に[W48] | Septetwi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