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ぺダ][新荒] 二十歳の青春

  • 據說523是キスの日
  • はたちの青春真的就是日本キスの日的起源XD 大家可以估狗看看www
  • ひさしぶりだけどしんあら…最高じゃん…

 

偌大的講堂中央垂下投影幕,在選修課程教授一時興起下本周的授課內容強制變成電影欣賞,選擇的作品還是與早已邁向3D畫面和臨場音效的時下電影完全相反,令人呵欠連連的黑白影片時代家庭肥皂劇。坐在講堂中後排的荒北一手拖著下巴,放低在桌面下的另一手默默操作著手機。

至於原本和政治歷史等人文議題相關的課堂為何會撥放這齣電影,就撥放前教授的解說,這部在二戰終戰隔年上映的電影當時因為某個特殊原因造成連日滿場的大轟動,幾乎所有觀眾都是為了劇中少數幾個對當時社會常識造成衝擊的場面而來。今天課堂觀影的目的也就是要學生們找出那是哪個場面,並且分析其中代表的意涵……面對眼前空白的感想用紙,與時下大學生們相同,荒北自然也是滿腹小聰明,在入口網站的搜尋欄內輸入電影名稱按下送出,下一秒報告的解答就呼之欲出了。

「二十歲的青春」,1946523日上映。日本史上第一部出現了接吻畫面的電影。當時的電影必須要經過盟軍總司令審查,在司令大筆一揮下原訂只有擁抱的場面被置換成了親吻。就算是現代,白晝堂堂在往來群眾視線中接吻也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為之,何況是當時更加保守的社會環境下。因此這空前的接吻場面也就成為民主和自由的啟蒙象徵,在文化與歷史軌跡中留下了紀錄。

電影才剛開場,荒北就已經將課後得交出的感想文寫的差不多了。但刻意轉暗的光線中當然不能一直打開會發出醒目亮光的手機,其他書本的字也看得吃力,最終也只能跟上影片進行來消磨時間。

劇情來到中盤,有些唐突的男女主角有了獨處的機會,拉近距離的兩人吻上彼此雙唇的時間只有數秒,那雖非舌身交纏的煽情接吻,卻也非淺嚐即止的短暫碰觸。荒北天生的嗅覺敏銳捕捉到講堂內氣氛一瞬變的浮動,表示理應看慣大眾媒體上各種吻戲,有親身體驗者也不在少數的大學生們仍會因為這樣的畫面映入眼中而被牽動情緒,但荒北也不感到意外,慶幸燈光昏暗中可以輕易地故作鎮定,不然發熱泛紅的雙頰絕對會成為嘲弄的對象。

若要以經驗值做個概略二分,荒北絕不會將自己歸入不習慣接吻的那群。即便高中就開始交往的戀人在各自升上大學後彼此就被迫處於遠距離戀愛的狀態,基本上還是能維持每月至少一次的見面頻率。跟那傢伙……跟新開幾年下來不只是接吻,彼此身體的每一寸幾乎都已經摸得透徹,更別說那蠢茄子一吻上來總是沒完沒了,不論長短深淺或是吻在身體任何部位都已見怪不怪,這樣的自己對畫質粗糙的黑白影片上的男女親吻還會引發如此反應的原因荒北心中也是有個底的--因為與自己記憶深刻的接吻場景有幾分相似。

對於接吻這奇妙的人類行為荒北最初是懷抱疑問的。無論這存在已久的愛情表現如何經年累月的被一再美化,當年在國中友人間流傳的AV裡初次看見,連潮濕的水音都清楚收錄的吻居然讓原本看見異性豐滿裸體而興奮的自己像是被潑了盆冷水一樣瞬間恢復理智。嗅覺敏感的荒北原本就對帶有特殊氣味的唾液沒有太多好感,用那般露骨甚至帶著下流氛圍的方式交換彼此唾液的行為完全沒有一絲一毫足以產生好感的要素。

但人類隨著年齡數字增長總會在不經意中成遂自身都始料未及的蛻變,接吻的定義在荒北心中也是在褪去數層表皮後才以現在的模樣安定下來。

當然排開一切負面印象立於首位的大前提就是愛情了吧。

若不是因為對那人的偏愛強烈到足以無限拓寬容忍界限,讓荒北願意犧牲既存的自我堅持滿足彼此,早在對方踏入接觸警戒線的瞬間自己早就該揮拳招呼了。而在自己的雙唇碰觸到新開的同時,荒北又有了新的體悟。

與自己的薄唇迥然相異,不禁讓人懷疑「這真的是同樣的人體器官?」的豐厚唇瓣在渴望與荒北接觸時總是濕熱而柔軟,或許是一年365天一日24小時幾乎無時無刻都嚼著些什麼,彷彿隨時都在尋求口腔期不滿足的補償般的雙唇正是直達新開本能與真心的窗口,在大腦決定以這樣的方式理解後,荒北也只能全面棄守原有的堅持。當自己開始沉醉於滿載愛情的雙唇碰觸,齒列的防禦也就離瓦解不遠,而那人同樣厚實的舌自然不會放棄入侵的機會。

對荒北而言新開的舌確實有如溫厚外表下隱藏的侵略性象徵。眾所皆知的箱根惡鬼在全力衝刺時構成凶暴形象的一切元素中最惹眼的無疑就是發狂野獸般伸長的舌,讓那樣的東西伸進自己的口腔說真的和允許新開其他部分的凶器進入自己的體內同樣令人本能感到恐懼,但十分不幸現在的自己無論哪個地方的入口都早已習慣對方的存在,或是說,早已為了對方而改變存在。

至於另外一個方向的入口狀態怎樣就暫且按下不在此贅言,但關於舌身交纏舔舐黏膜的露骨下流交換體液行為這樣讓人沒有好感的敘述,對現在的荒北而言至少煽動的是性感。在確認彼此的味道之後,同樣的唇舌總會繼續攻城掠地,在毫無疑問具有咬碎自己骨肉力量的齒列加入戰局陷入肌膚時總是讓荒北不禁戰慄。新開的吻總是無法預測落點,就算是比賽後剛脫下襪子的趾間那該死的蠢茄子也從不在意,當然連另一個入口他也有辦法以同樣的方式接吻……等等,一路看下來怎麼好像都是自己在挨打,這一點都不符合事實啊!

既然對方有意挑釁,荒北自然不可能任人擺布,一如新開以擬似進食的形式表達對自己的愛情,荒北也同樣使盡渾身解數將對方吞食殆盡,像是現在進化為對手的彼此在賽道上總是有如一世一代的生死決鬥般不留情面。

無聊透頂的電影也到了尾聲,荒北揉了揉肩頭,丟下手中已寫完報告的筆。

「哈啊……」有如擠出肺泡中鬱積廢氣的粗啞長嘆讓前後的同學身體同時一震,荒北撇撇嘴,再次滑開一旁的手機螢幕。

想要現在就看見那傢伙有如讓車道燃燒般衝刺的背影,那總是最能使自己也同樣鬥志昂揚。

或是在兩人都愛顧的拉麵店看那傢伙咀嚼著甜膩透頂的香蕉巧克力煎餃。

或是……

荒北快速的在LINE視窗上輸入一行文字,在顯示既讀後幾秒的空檔中嘴角不禁上揚。

那傢伙現在想必一臉令人爆笑的神情吧,希望不要又噴了阿福一臉寶礦力。

 

「喂,我突然想接吻了怎麼辦啊蠢茄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