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万紬] 集真藍 (あづさヰ) [CWT52新刊試閱]

 

  • 本文是設定有點特殊的未來捏造,數年後万里也已成年出社會,紬則是因故前往他國不在劇團的開場前提,兩人的關係有因為距離產生的不確定與曖昧而且紬幾乎八成以上的篇幅都沒有出場……這樣的摂津万里的感傷+奮鬥記(結尾不灰暗)
  • 本篇1.1w字,開放式結局。首發後會開放讀者們填寫結局問卷收集意見一個月,之後會寫成後日談新作,全文只對購買新刊的讀者公開。(詳細請參照新刊後記)
  • 印調超絕極限的做到8/1!


自那人遠行後,幾個寒暑轉眼就過。今年的梅雨來得雖晚卻連綿不絕,雨勢和蠢蠢欲動的暑氣結下了棘手盟約,溼氣像是一層揮之不去的透明薄膜般緊貼著每一寸肌膚,只消在外頭走上五分鐘就能讓焦躁與厭煩升上最高點。

這樣的季節裡,只剩下每天經過中庭時看見不畏梅雨驕傲盛放的藍色紫陽花時才能讓万里感到些許涼意。

由紬親手在中庭一角種下的幾株矮樹平常毫不起眼,僅有在這季節獨冠群芳,雨滴從飽滿豐碩的藍色花球與寬闊的綠葉上滑落,初夏帶著濕氣的土壤總有股特殊的氣味,當然說不上好聞,但對万里來說卻是呈滿了記憶的氣味,是那幾年蹲在戴上草帽脖子圍著毛巾的紬身旁時,硬是竄入兩人之間的氣味。

走向中庭的長椅,万里粗雜的拂去椅面上的雨滴一屁股坐下,仔細擦乾手,從斜跨在身上的郵差包裡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封信件。

以最符合航空郵件刻板印象,有著紅藍白框的信封寄送的郵件並沒有寫上寄送人,全大寫一個一個字特意寫上的地址看來也陌生,但信封中間五個漢字讓万里一眼就認出筆跡的主人是誰。那與万里記憶中出現在談話室的白板上、組長會議的紀錄上、劇本空白處的提點上,看似謹慎自持卻在四腳和尾端總有些不修邊幅的字跡一模一樣,並沒有因為時間而改變。

既然這是來自那人的信件,對方想必早知自己不會離開劇團宿舍。但這封信卻是寄到万里目前所屬的藝能經紀事務所,混在成疊的粉絲信之中來到万里手上。那人究竟是想避開劇團夥伴們的視線,或是別有用意?一邊猜測著信件主人的心思,万里指尖先是滑過「摂津万里收」這行字,終於拆開了信封。

略有厚度,約莫明信片大小的米白色水彩紙上並沒有填上太多訊息。沒有任何前置寒暄,代替一切貼在前頭的顯然是相隔地球兩端仍然當季的紫陽花,四片桃粉色花瓣構成了風車般的形狀,在那之下只寫了一句話――

「中庭的孩子們,今年也開得好嗎?」

万里放下信件,仰頭望著雨後一片灰白的天空。身後的「孩子們」開得正好,一如他們最初的名字「あづさヰ」,意謂著集合了一切濃度最高的正藍,混進了梅雨做為調和,最後開成的高傲色彩。只是明明與紬眼裡看見的是同一種花,顏色卻是如此,如此的不同。

就像是我們之間,總是如此不同那般。

沒來由的眼眶猛然一熱,鼻芯似乎也有些酸苦,万里只慶幸向來不懂得察言觀色的梅雨此刻落下的及時。

「哈……沒想到不過是老了幾歲,淚腺還真的會開始不受控制。」

紬離開前不時掛在嘴邊的話,幾年之後對万里而言也成了恰到好處的自嘲,差別只在於万里眼角並未滑落淚水,只有集結了雨滴的髮梢斷續地無聲啜泣。

「不愧是紬さん。」

無論反覆讀上多少次,信上僅有一句話的事實都不會改變。這句話其上不存在任何尖利的銳角,圓滑地就像以前每日早晚自然會彼此交換的問候,若看在他人眼裡想必不會留下什麼深刻印象,但對万里來說那句話卻是以最複雜精密的形狀,分毫不差地嵌進心中最柔軟部分的鑰匙。紬深知該轉開哪一道門扉才能釋放解開謎底的記憶,因為從相遇開始的那一刻起,紬與万里就不斷地累積僅屬於彼此的秘密。

「關於你們的事啊,紬さん全跟我說過了。」

將手伸向藍色的花球,万里提起了自己和紫陽花共同認識的那人。這單方面的攀談得不到有聲的回應,但植物們必然是守口如瓶的最佳傾聽者,若這是紬喜歡與花草對話的原因之一,那此刻万里打從心底感到認同。

當年紬種下紫陽花時,万里也是協力與見證者。那是在早春還有些涼意的時節,從接到紬的訊息連忙來到宿舍門口,看見玄關被幾盆不起眼的植物佔據開始的。

***

 

「紬さん,這是什麼植物啊?」

與紬兩人三腳地將盆內的矮樹移植到中庭裡相對陰涼的角落,看著紬熱心鋪整土壤把原本灰白的工作手套全染成了深棕色,但得到他全部關注的對象卻是除了頂端有零星綠芽其他都是禿枝,外行人眼裡看來病懨懨的不明物體。除了有點不是滋味之外,万里也感到有些好奇。

「ふふ,現在這個樣子可能不好想像……但万里くん來猜猜看他們是誰吧。」似乎察覺万里的情緒,紬使出了平時對引起家教學生們興趣最有效的突襲問答招式。「開得最好的季節在梅雨期間,在悶熱季節裡讓人看了覺得很清涼的藍色花。」

「哈,你這提示未免太放水了吧?答案只有一個啊。」就算不發動人生超絕簡單模式,万里也能輕鬆聯想到符合的植物名稱。跳過回答的階段,万里直接陳述起基於確信答案正確為前提的感想。「原來紫陽花不開花的時候長得這麼不起眼嘛……」

「但這時候的他們,就已經在為了開花而準備了喔。」以繼續話題作為肯定,紬一邊進行手上的作業,一邊介紹心愛的孩子們。「與櫻花或梅花相同,他們都是受到溫度的刺激才有了積極想開花的念頭,現在正是他們吹著寒風決定自己要長出多少花苞的重要時刻,是很強壯的孩子們喔。」

「所以呢?他們的花語是什麼?」

就万里對紬的觀察,紬喜愛植物的心當然十分真摯,但卻也擅於借植物們無聲的語言為自己代辯,因此在「理解月岡紬」這一課題上,聽見紬親口對花語的解讀可說是重點科目。

「万里くん也在意嗎?那就當作第二個問題好了,你覺得他們的花語會是什麼?」

聽見万里主動發起花語話題紬眼睛一亮,開始了第二輪的快問快答。

「嗯――開花的時候還滿可愛的而且很容易看到,應該會是什麼平易近人的花語吧,譬如親切或友善之類的?」

「ふふ,實際上完全相反喔。」万里照著直覺出口的回答被紬以好不容易練熟的眨眼與搖動的手指打了可愛的回票。「他們很大一部分的花語是『冷淡』、『無情』、『高傲』還有『見異思遷』這種帶有負面意涵的詞語。」微微瞇起眼,紬以含藏了情意的注視看向還只是殺風景姿態的枝幹。「而我特別喜歡的是『你雖然美麗卻很冷漠』這一條。」

「是頗讓人意外,有什麼典故嗎?」

想像著花季時紫陽花的盛開模樣,這當季如畫的風景主角對應的花語卻是一連並不令人愉快的字串,就算是万里也並未料到。

「與冷淡相關的花語應該是因為他們堅定開在連綿不絕的梅雨中吧。那樣的天氣和雨勢大部分的花朵都不太禁得起,只有他們越受雨水開得越好,加上在日本的紫陽花們又是開著清冷的藍色……雖然充滿了人類本位的任性,但定下花語的那人站在這些孩子們面前時,心中的感觸就是這般傷情。」

紬接著屈身掬起一把棕褐色的鬆軟土壤。

「見異思遷則是因為他們隨著土壤酸鹼度不同會改變顏色,在日本常見的酸性土壤裡生長開的就是藍花,而在鹼性土壤則會開成紅花,甚至若同一塊土地有偏酸也有偏鹼時就會開出兩色漸層的花,所以才給了人不安定的印象吧。」

「我們人類還真是為所欲為啊……不過紬さん剛才說了『大部分的花語』,表示還有其他的?」

「啊哈哈……果然這點小聰明瞞不過万里くん。」紬特意在話裡留下的機關,面前伶俐非常的男孩總是能正確拆解,也因此讓紬樂此不疲。「若是換了土地來到歐洲,那裡開的紫陽花因為土壤偏鹼性的關係大多是粉紅或桃紅色花,所以花語也就變成『有活力的女性』,甚至成為母親節的熱門贈花,被賦予希望對方永遠健康朝氣的祝福含意。」

「這還真是天差地遠,我們和海另一頭的人完全沒有共識啊。」

「ふふ,確實如此呢。」紬愉快地笑了起來。「看万里くん難得對植物有興趣,就特別告訴你一個小秘密吧。」絲毫不在意手套上沾附的土壤,紬立起食指湊向唇間。「我其實也有一套自我中心的任性定義,所以才特別喜歡這些孩子喔。」

紬剛放下手指,万里的視線就無法從留在人中的土壤移開。沒有多想伸手輕撥乾淨時,紬露出有些難為情的苦笑,繼續為万里而吟唱的獨白。

「他們從春寒時就開始為了開花而準備,選了雖然艱苦卻最能一枝獨秀的季節,以最堅忍不拔的姿態開花。順應著不同的土壤條件能展現出不同的顏色樣貌,帶給人們不同的感觸……」拖長而漸弱的語尾帶上一次呼吸的停頓,這完美的戲劇性空白,讓紬最後出口的結論深印在萬里腦中數年如一。

「万里くん不覺得,這樣的紫陽花,和我們演員非常相似嗎。」

(續本篇)

廣告

對「[A3!][万紬] 集真藍 (あづさヰ) [CWT52新刊試閱]」的一則回應

  1. 引用通告: [CWT52/CWTK30] 万紬小說個人誌《集真藍(あづさヰ)》 [試閱與刊物資訊] | Septetwi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