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万紬] 悪い子 悪い子 いないかな

 

  悪い子 悪い子 いないかな

 

當辛勞整年的人們暫且放下工作歡慶聖誕節與新年假期時,黑聖誕們可是沒有一刻能休息的。一結束「送禮名單」的訪查列冊,黑聖誕們立刻得要帶著新出爐的名單前往負責區域準備迎接聖誕夜,一年一度的節日不容許任何延遲和遺漏,這是黑聖誕們身為侍奉神的僕從必須擔起的重責大任,紬與万里自然也不例外。白天駕著旅人們常用的棚車,入夜則是在黑暗的掩護下在空中移動,幾日下來目的地已經不遠,万里握著韁繩的手也跟著放鬆了些許。

「這裡是……」經過立著路標的十字路口,万里身旁的紬展開手中的地圖。「万里くん,我們在前面鎮上住一晚吧。」

「嗯?離我們要去的城市只剩半天路程,而且明天就是聖誕夜了啊。」若論及「工作」紬向來比万里更加嚴格,想必其中一定有什麼原因。「那小鎮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雖然不在我們的管轄範圍內……不,」紬指尖沿著地圖上標示的城鎮名畫了一圈。「應該說這個城鎮已經至少五年『不在任何黑聖誕的管轄範圍內』了。」

「意思就是……?」

「這個地方啊,五年來一個壞孩子都沒有喔。」嘴角別具深意的揚起,紬微微側頭看向万里。「很令人在意不是?」

 

  ***

 

位在山丘上的城鎮規模不大,但卻有著媲美大城市的堅實城牆。入城的檢查也異常嚴格,身著旅人裝扮的万里與紬靠著王都核發的通行證並沒有受到太多刁難,但駕來的台車與行李卻必須放在城外規定的場所受公家看管。當然旅人的行李和財物對兩人而言都只是身份偽裝的一環並不會造成任何不便,攜帶最輕便行李的万里與紬經過層層關卡終於進到了城鎮內部。

「還真沒看過這麼繁瑣的入境檢查……夠煩人了。」

「表示更能期待城牆內藏著有趣的祕密吧?」

聖誕節前的城內滿是歡樂氣氛,人們也都純樸而友善,順著鎮民的指引兩人來到鎮上唯一一間較有規模的旅館入住。

「如此美麗又親切的城市居然只有一間旅館,總覺得很意外呢。」旅館登記身份的手續同樣滴水不漏,終於拿到房間鑰匙後紬向旅館主人搭話。

「哈哈,聽見從王都來的客人這麼說很高興啊,但我們其實只是個丘陵上種田的小地方,加上只差半天路程就能到大城市,平常除了順路來城裡買賣的商人並沒有什麼旅客。」略為福相的初老男性笑出一臉皺紋。「兩位在節前來正好是一年中最熱鬧的時候,平時大家忙著種地可就無聊的緊,夜裡連找杯酒喝的地方都沒幾個啊。」

「這麼說來城裡有什麼特產嗎?既然是農業為主的領地應該跟作物有關吧,難得來這麼一趟想說帶著當紀念。」

「啊――其實呢,我們這兒土地並不肥沃,也就是種些自給自足的東西。」旅館主人原本開朗豪快的話聲一瞬有些遲疑,但很快就恢復如常。「倒是有些傳統的甜點小食可以嚐嚐,正好現在教堂前的廣場有聖誕市集,兩位就去逛逛吧。」

謝過旅館主人,万里與紬走入夕陽漸落的鎮內。放射狀的街道是極權統治的表徵,也讓兩人輕易就能找到目的地。鎮座於廣場北邊的巨大建築物便是兼做領主居所的大教堂,教堂腳下的廣場便是市集所在。

「居然找來這麼大的樅樹當聖誕樹……建築樣式與城市規劃也都井然有序,不像一般小城鎮的財力呢。」顯然並非來自本地的巨大樅樹被修剪成完美的錐形,掛上金銀紅各色裝飾,在點亮的燈光燭火中十分好看。

「如果真如旅館主人所言是在貧瘠土地上靠農業維生,應該不是這種景況吧。」聚集在燈火通明廣場上的鎮民們都穿得溫暖而體面,看不出明顯的社會階級差異,這在通常由貴族吸取大部分資源的領主統治結構下十分少見。紬環顧廣場四周,往市集中一處攤位邁開腳步。

「歡迎光臨啊!年輕人想吃些什麼?」一來到攤位前,正在油鍋內炸著甜甜圈的中年婦人便出聲招呼。

「看來全都很美味呢,請問最推薦哪些?」

「瞧著你們面生果然是外地來的客人嗎,這可稀奇了!」放下手中工作,婦人熱情地對万里與紬解說,「像這餡餅是我們地方聖誕節時一定要吃的點心,可以保你一年喜樂康健,嚐嚐吧?」

「好啊,那就給我們兩個餡餅……還有兩杯熱巧克力。」

拿著點心和裝著熱飲的陶杯來到廣場一角,万里率先咬了一口餡餅。

「唔哇,這東西也甜得太過頭了吧……」酥香的外皮十分美味,但中間的黑色內餡雖滑順卻甜膩到連接著入口的熱可可都變得清爽起來。

「ふふ,我倒還滿喜歡的,而且非常有趣呢。」端詳著咬開的餡餅斷面,紬瞇起眼。「万里くん知道裡面放了些什麼嗎?」

「外面是一般酥皮……裡面主要是堅果餡吧?有核桃、松子和棗乾……但這佔最大部份的黑色餡料原本以為是芝麻,但味道並不像……」對能念出名稱的食材答案都有相當自信,但其中確實也包含初次遇見的味道。

「黑色的部份是罌粟籽。在万里くん的故鄉可能比較少見,跟芝麻一樣含有豐富的油脂,是很珍貴的食材呢。」

「罌粟籽……跟那個罌粟有關係?」對紬揭曉的解答感到有些驚訝,万里坦率回以心中的疑問。

「會拿來食用的罌粟籽正是鴉片罌粟的種子喔。」紬毫不顧慮地說出了毒物的名稱,像是並不認為那對人們有害。「雖然是名聲狼藉的植物,但罌粟其實全株都有藥用或食用的價值。罌粟本身並沒有善惡,端看人們如何運用,像這種子不但無毒還很美味呢。」

「剛剛紬さん說過罌粟籽很珍貴?但這餡餅幾乎每個攤位都有售,罌粟籽甚至是餡料的主要成份,代表在這個地方罌粟籽並沒有那麼珍貴吧。」

「要收成多少種子,就得要有多少果實……看來不用確認農田的狀況,就能知道這地方主要的作物是什麼了。」

「意思是這城鎮的財富來自販毒?」万里眉間一皺,「想起來這領地的名字我也有所耳聞……領地範圍不大,領主同時是教區的主祭。領主平時行事低調,但每年上繳的稅賦卻不輸給富庶的大領地,在領主議會中具有相當實力。制度上領地的人民全體都必須照政府分配的工作強制勞動,雖然極度不合理卻從沒有發生過抗爭暴動……看來其中是另有內幕了。」

「這個結論是混入了万里くん對罌粟的偏見才能成立吧。依照目前我們看見的事實,還不能排除罌粟只是為了藥品或食材用途而栽種的可能性。」

「這麼說是沒錯……那接下來紬さん想怎麼做?」

「嗯――看來差不多是晚間彌撒的時間,作為神之使者的我們得要共襄盛舉才行呢,万里くん也一起來吧!」才聽見鐘聲響起,紬拉起万里的手就朝著教堂前進,這無關前後脈絡的行動讓万里有些措手不及,只能連忙跟上。

「等等,你這……我知道了,別跑這麼急啊紬さん!」

混入走向教堂的人群,万里與紬緩下腳步隨著隊伍前進,看著鎮民不分男女老幼都一齊前往教堂,万里不禁感嘆。
「信仰心既然是我們判斷好孩子與壞孩子的最重要標準,看這陣仗或許沒壞孩子也不無可能啊。」

「若是出於虔誠當然最好……但總覺得有些蹊蹺。」

不同一般參與彌撒的人民通常平靜安穩,四周的鎮民對教堂中的儀式似乎都懷抱著莫名的興奮。眾人陸續在長椅上入座,不久後例行儀式也照著應有的流程展開,跟隨主祭引領讀經的聲音滿是虔敬,同唱的詩歌也迴響著莊嚴,充滿四周的氛圍確實具有強烈的感染力,足以說服任何人。

感恩的頌詞結束後人們紛紛起立,井然有序地往壇前恭領聖體,万里與紬也同樣加入信眾之列。領完聖體的信眾們個個迫不及待吞下代表聖體的白色薄餅,回到座位後唱頌最後的經文與詩歌,儀式便完滿禮成。跟著臉上滿是幸福神情的人們走出教堂,万里也不禁覺得腳步輕盈起來,但身旁的紬臉色卻變得凝重。

「教堂是聚集信仰的中心,實行儀式和禮拜是最直接的信仰表現,我也沒有感到這些信眾心中有任何虛偽……」來到遠離人群的方向,紬不意停下腳步低聲開口,万里低頭靠近聆聽。「但即便壇上掛著十字與聖像,四周描繪著經典中的故事,人們也認為自己正崇敬著神,仍不一定代表這裡是神之家。」紬翻開手掌,掌心躺著那片白色的小薄餅,認出那是方才彌撒賜下的聖體万里睜大雙眼,平時的紬絕無可能犯下如此不敬的罪行,除非那並不是神的恩賜與愛。

「這發給所有鎮民的東西裡放了罌粟殼粉末與精鍊過的鴉片,是用來控制人民的惡魔血肉啊。」紬轉身面向教堂,身上的旅人服飾一瞬融入夜色,化為受神所賜的黑聖誕裝束。「雖然不是為了懲罰壞孩子,既然察覺了此等對神的冒瀆,借用一些力量調查真相也能被容許吧。」

「你啊……總是這麼出人意料。」紬冷靜的神情中隱含著比冬夜還要刺骨的尖銳怒意,万里不禁打了個寒顫,跟著恢復了黑聖誕的真面目。「這個城鎮的祕密……果然還是藏在教堂裡嗎?」

紬將唯一的線索貼上鼻尖深吸口氣,投向教堂的視線更為堅定。「那裡確實散發著惡魔的氣味……走了。」

紬的腳步沒有絲毫猶豫,俗世之人在堂皇建築中設下的層層阻礙,無論是精巧的門鎖、複雜的通路、隱藏的密室、全副武裝的守衛,在神所允許的權能下全都不堪一擊,揭露此地最大祕密的過程平淡而乏善可陳,不出片刻万里與紬便已經站在放滿『金塊』的祕密庫房內。

「這些東西想必有超越金塊的價值,才需要用黃金來做偽裝吧。」紬選定其中一個方塊伸出食指輕敲,閃耀金光的表面應聲碎散,露出其下半透明的淡金色固體物,一股難以名狀的甜香隨之飄散,兩人一同蹙起眉間。「万里くん的推測還是猜中了……這裡存放的鴉片數量完全足夠買下整個國家,無論是作為商品能換得的對價,還是作為毒害人們身心的兇器。以禮拜作為名目,褻瀆神聖的儀式藉以控制人民,這樣的行為絕對無法原諒。」

「所以我們該怎麼做?」期待後續驚險刺激的展開,万里揚起嘴角卻迎來紬不解的驚訝神情。

「……咦?」

「咦?」

受到突襲的万里只能如鸚鵡般重複紬發出的母音,紬輕聲笑了起來,像是此地正發生的悲劇與剝奪從來不存在。

「我們啊,什麼都不能做喔,万里くん。」紬平緩地搖搖頭。「我們能夠『懲罰』的只有壞孩子,能夠干涉的也只限於和壞孩子們有關的事。而這個城鎮,至少在此刻,是沒有任何壞孩子的地方。」伸手輕撫万里的髮絲,紬慈愛地垂下眼角。「曾經也是壞孩子的万里くん,應該懂得這個道理吧?」

「啊……你說的,一點都沒錯。」紬所說的話万里一個字都無法反駁,只能閉上眼吐了口長氣。「我是怎麼了,居然會犯如此基本的錯誤。」

「這惡毒的香氣或許連我們的思考都能污染,還是早點離開的好。」率先走出門戶大開的金庫,紬看來已像對整個城鎮失去了興趣。投入熟悉的夜空懷抱,來到教堂尖塔都已變得遙遠的高度,身負任務的黑聖誕已不打算久留。「果然今晚還是趕路吧,明天就是聖誕夜了呢。」

「哈啊……都聽你的,紬さん。」到這地步万里終於能對些許的行程變更淡然處之,在空中調整方向準備出發的前一秒,紬突然拍響了雙手。

「對了!」

「這次又怎麼啦?!」失去重心的万里連忙穩住體勢,暗自慶幸在空中不至於跌個四腳朝天。

「我想到一件,還能為這城鎮做的事情!」

「哦?願聞其詳?」注視紬閃耀光芒的雙眼,万里當然樂觀其成。

「聖誕――快樂!」隨著身體回轉順勢張開雙手,在紬的歡呼聲中城鎮上空四處綻開了大朵的煙火。万里很快理解紬的用意,一起加入燃放奇蹟煙火的共犯行列。就算身穿黑衣,万里與紬仍是聖誕使者的眷屬,在懲罰壞孩子之餘,為人們增添節慶的色彩當然是被允許的善行。只是如同罌粟花美麗卻孕育毒性,煙火盛開後的餘燼和火星也承載著神之使者不言說的灼熱意志,灑落在市郊的田地和教堂之上,趁人們的視線還被煙火吸引時迅速而無聲地延燒。當領主的悲鳴淒厲響起時,黑聖誕們早已啟程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了。

 

  ***

 

小鎮新的一年在困惑與慌亂中降臨,失去一切後盾與資產的領主連安撫人心的白色薄餅都無法發出。當教堂中人群聚集的盛況不再,空白許久的某張名單上,也終於被寫下了第一個名字。

這個城鎮裡,有沒有壞孩子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